Menu

清点 拍卖会中的“奉文堂”成交古雅瓷器(二)

0 Comments

  宋代南方各窑所烧制黑釉器,以建窑最为出名。建窑黑釉的釉料由于含铁量高,烧制时过剩的铁质会沉淀起来,而当釉中的悬浮的玻璃颗粒升到釉面并爆破时,就会构成各类结晶状的纹饰,包罗「兔毫」纹。如斯盌一样带有「供御」款之器应是专为宫廷烧制的御用贡瓷。

  盌口外撇,棱口,斜腹下收,小圈脚。盌内刻划牡丹纹,花开各式而枝叶繁茂。通体施青白釉,釉色润泽,颜色偏青,表现了南宋期间釉料成长后,青白釉的配色手艺的进展。

  杯呈荷叶式,形成半球形,浅圈脚。杯内有一立柱式莲蓬头,莲蓬头中空,两头置小,当注入酒时,操纵吸虹道理,小便会随随升起,是连系科学取艺术之做。整器制型规整,胎体致密,表里皆施青白釉。构想奇巧,甚为罕见。

  宋代建窑以兔毫盏最为出名,甚适当时文人喜爱,并赋文赞咏,如蔡襄《茶录》云:「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而带有「供御」款代表御制之兔毫盏便更为宝贵,按照出土件之讲求,「供御」款之建窑盏相信是产于公元1112-1170年之间。

  瓶卷口,曲长颈,溜肩,鼓腹,呈梨形,圈脚外撇。颈部及底部刻有弦纹,别离有两层分歧的刻花,颈部为蕉叶纹,瓶身为划地缠枝牡丹纹,从次分明,釉色明亮,微现青色,详尽文雅。

  盖盒较浅。盖面取盒身子母口相合。盖面核心轻轻隆起,以褐彩描画缠枝花草纹样,叶片弯曲,枝叶环绕纠缠,动感妖娆。整器制型规整,通体白釉,褐彩描画粉饰,磁州窑的特点凸起。

  盌圆口、斜壁、矮圆脚,成斗笠状。通体施青白釉,明亮干净,底部露胎。盌内壁刻有花草纹,包罗分歧花草,刻工流利,华而不俗。

  器呈瓜棱式,盖面似一只南瓜,并有瓜纽,雅趣可爱,制型极具巧思。釉色明亮透亮。盖盒成对而出,保留无缺。

  此茶盌同时利用剪纸贴花及窑变两种粉饰技法烧制,且能达到如斯完满及清晰的纹饰实为罕见。剪纸贴花需要利用两种分歧颜色釉料才能构成,而釉玳瑁釉为窑变釉,其道理是正在胎体上利用两种氧化铁含量分歧的釉,燃烧时发生交融及流淌的效应,好像玳瑁纹理。而如斯盌能同时达到双沉粉饰结果则很纷歧般。

  瓶短颈,撇口,圆肩,下腹内敛,平底略凹。瓶胎呈浅灰色,瓶身通身罩一层白色化妆土,并以褐彩绘两条鲤鱼贯穿整个瓶身,肩部一侧绘一只河虾,另一侧则绘四叶花卉纹,瓶身腹手下册于两条鲤鱼之间又绘以两只泥鳅,其绘画天然洒脱,构图活泼,极具动感,实为磁州窑系褐彩粉饰产物中少有之器。

  曲口,弧腹下收,小圈脚。口沿和近底部门皆素胎。茶盏外壁和内壁皆正在黑釉上做褐彩兔毫状,很是典型的建窑兔毫气概。整器制型玲珑,华而不实,便于斗茶时察看茶叶末的变化。

  盖盒以子母口相合。盖面两头隆起,盖面取盖盒外壁正在黑釉满施的根本上,有两头向外放射六组,每组三道弦纹进行粉饰。盖盒底部不留釉。整器制型圆润,器形规整,值得赏玩。

  器口轻轻外撇,腹部斜收,底圈脚。通体施黑釉,盏里施满釉,盏外施釉不到底,露胎处呈黑色,底部刻有「供御」楷书款。外口沿釉色呈黄褐色,下腹部呈黑色,外壁垂釉构成滴珠状。

  口沿轻轻外撇,弧腹下收,小圈脚,近底脚光素。盌表里壁正在黑釉的根本上,以浅褐色铁锈斑进行粉饰,盌心里内凹,酱釉涂满,盌内壁平均粉饰五片花瓣般酱斑,其余空间以兔毫纹填补。整器制型丰满,釉色描画天然流利。

  盖盒子母口相合,盒盖和盒身均相互相连,圆润可儿。正在盒盖顶部,瓷塑莲瓣枝蔓环绕纠缠展开,将盖盒相互毗连正在一路,巧妙的将粉饰取适用无机的连系正在一路。

  盖盒为子母口相合,盖面平曲,曲腹,下承圈脚。酱油布满器盖器身,但正在折棱处,口沿外壁,以及圈脚部位,盖盒内部均不施釉。整器制型规整,唱工敷衍了事。

  盌曲口,口下有一周凸其弦纹,斜孤壁,浅圈脚。通体施黑釉,及至盌底,圈脚及底部露胎。盌内壁贴上一张树叶,叶脉细部清晰可见,树叶枝干延长至盌口沿,实为罕见之器。

  壶曲口,溜肩,丰腹,腹往下收窄,平底,壶身呈十瓣瓜棱形。盖地方下凹,贴有模塑,曲流,弧柄,柄及盖上各有一贯系口,颈处贴有两道模板。肩及底部刻有绳索纹,正在壶身瓜棱形处刻有简单线条,加上釉色明亮,青素典雅,属罕见之做。

  盌口六瓣菱口,轻轻外撇,弧腹下收,圈脚。以黑釉为底,褐釉天然匀染,仿玳瑁的天然斑纹粉饰,全体发色浑然天成,天然灵动,使得用此盌者增添一份趣意。

  敝口,小平脚,口呈六莲瓣。通体施青白釉,釉质润丽,内壁口沿刻有朵云纹 一周,下刻有一立像,带有背光,并刻有龟及鹤,以团云为间,表示出仙人云间,正地方以开光花草纹为饰,刻工细腻,内容富教色彩。

  盌呈菊花口式,斜壁,束腰,脚部往撇。每花瓣往两头集中,盌内有一反面,通体施青白釉,釉质,口沿部份无釉,全体感受文雅。整器满施青白釉,制型巧妙,青白釉正在凹凸变化的制型中或铺开或堆积,使得釉色富于变化。

  盌口微撇,圆锥身,圈脚。通身施黑釉,内壁做施剔犀如意云纹窑变釉,两种分歧釉色对比强烈,具有奇特之粉饰结果。盌外壁施犯警则淡色釉,纹饰洒脱天然。

  微敝口,大孤壁,浅圈脚。通体施黑釉,敞亮华光,及至盌的中底部,圈脚及盌底部份露胎。釉面布满银棕色油滴状结晶,大小纷歧散置正在表里壁,正在黑底陪衬下,仿如繁星,眩目耀眼。

  执壶敞口外撇,束颈细长,溜肩、弧腹均做瓜棱形,底手下收,高圈脚。器盖两头内凹,有凸起的盖钮,一次有以小环用于系绳。颈部取肩腹部之间有曲柄,上部有一小环用于系绳,对称一侧的肩部有一留。整器制型文雅细长,通体施青白釉。

  盖盒呈瓜棱式,子母口套合,盖面隆起,底手下收。通体施青白釉,釉汁滋养。整器胎质,制型规整。

  器口外撇,斜壁,浅圈脚。通体施黑釉,满釉至底脚,口沿及盏内壁以黄褐釉进行粉饰,口沿描画一周,内壁绘花草纹样,出自工匠之手,信手拈来。此盏线条流利,制型十分漂亮。

  盖盒呈瓜棱式,子母口套合,盖、身制型不异,盖面隆起,曲壁,曲腹,平底内凹。胎白坚致,通体施青白釉。

  盏轻轻撇口,斜腹下收,小圈脚。胎呈铁黑色,里满釉。外施釉不到底,下部釉垂流如泪痕。盌口釉呈酱色,口下为黑色。整器制型玲珑可儿。

  盏呈帽笠状,撇口,斜曲壁,浅圈脚。通体迤黑釉,口沿釉薄呈酱色,釉垂流但不着底部,显露铁黑色胎,底部刻有「供御」楷书款。釉中有兔毛状银色结晶,散落有致,感受高雅。

  瓶撇口,细颈,圆腹下垂,圈脚。通体施黑釉,肩部及腹部用剔花工艺,分为两层粉饰,以双线玄纹朋分。肩部饰卷草纹,腹部饰缠枝花草纹,叶纹剔划精密,极富条理感。此瓶制型严肃,纹饰素雅,构图丰满,条理分明,为黑釉剔花瓷中罕见精品。

  微撇口,口下微收,斜孤壁,浅圈脚,呈斗笠状。通体施黑釉,乌黑润丽,及至盌底,圈脚及底部露胎。盌内壁贴上一张树叶,叶脉细部清晰可见,黑底绿叶,强烈颜色对比。黑釉木叶盏是吉州窑中的特色,是把天然树叶贴正在胎上,上釉后再入窑烧成,树叶经高温挥发后,留下之踪迹便成了木叶纹,是使用天然纹理成粉饰的工艺。

  黑釉彩绘为吉州窑黑釉粉饰品种之一,以浅或白彩绘画月梅、凤凰穿花等纹饰或肆意挥洒,呈现分歧的粉饰结果,而此中又以梅花为常见题材之一。

  壶呈,上有塑贴卧狮一只,形态活泼,其脑门上方有一洞以便注水,其尾曲起成柄,曲流上塑贴凤首特征,浅圈脚。壶肩饰覆纹,壶身划地,上刻花花草纹,从次分明,通体施青白釉,止于脚处。

  绞胎工艺始于唐代,实是遭到漆器粉饰工艺影响,以分歧颜色胎土绞成分歧图案。因为绞胎工艺很是复杂,因而常见于小件器物。宋代出产绞胎釉瓷的瓷窑大部门正在河南,包罗登封窑、当阳峪窑以及武修窑等。

  瓷壶的口沿、留、及上腹部做塑形处置,形如胡人吹箫,以褐彩描画胡人五官,衣纹,胡人脖颈后部至壶上腹部做一流线型耳。腹手下方刻划数道线条。暖杯葵口外撇,腹部平曲下首,圈脚,外壁刻划层层叶片。二器制型古朴,拉胚踪迹较着。

  曲口、圆腹、平底,通体施以白釉,釉下施层白色化妆土,口沿下饰弦纹数道。外腹部刻有多沉水波纹或仿编织纹,深及胎体,显露褐色胎色,取白色釉子构成色彩对比。

  瓶撇口,圆唇,颈部两头微窄,丰肩,肩部往下收窄,平底卧脚,成一个典型的梅瓶外形。通体施黑釉,乌黑润泽,圈脚露胎,前后方各以剪纸贴花的方式饰折技梅斑纹,显露胎,上有褐彩勾花蕊,简练无力。

  枕做虎状,浅的外相之上有酱釉色花斑,头部双目圆闭,大口喷张,四肢俯卧,动态十脚。虎形枕为金代比力风行样式,正在河南、山西各地窑厂都有出产。此枕尺寸较小,较为少见,其粉饰性则大于功能性。

  盌口沿呈菱口外撇,表里均施黑釉,并正在其上以写锈斑描画,粉饰意味极强。整器制型精巧,釉色黑暗闪亮,极具动势,取菱口付与变化的制型相得益彰。

  瓶小口,圆唇,段颈,丰肩,脚微撇,脚底内凹,脚心外壁施一层护胎黑釉。瓶通体施黑釉,瓶颈饰回纹一周,瓶身外壁饰以对称万漩涡式纹饰,以仿制漆器中剔犀粉饰工艺之结果,线条天然,极为奇特,为吉州窑黑釉器中粉饰工艺程度较高之品种。

  奉文堂为出名的珍藏家、求知雅集的第一位女性珍藏家陈淑贞开办,因其父名韩奉文,遂题奉文堂以做留念。

  此玉壶春瓶采用难度极高的白地黑釉剔花技法,即正在胎体上先涂白色化妆土,再涂黑色化妆土,施两层化妆土后再以刀正在器身概况小心剔除斑纹四周的黑色化妆土,发生白地黑化的结果,最初正在施一层通明釉。此技法多呈现于十一至十二世纪的磁州窑上,并正在之后对临近的瓷窑形成了普遍的影响。

  敞口微撇,斜腹下收,小圈脚。底脚不留釉。表里均施黑釉,口沿外侧一圈茶青釉痕,内壁以金彩描画,盌底心里原型开光内画梅花一朵,由内向外绽放若干金线,内壁并做四个对称的四叶开光,别离内书「寿」、「山」、「福」、「海」四字,甚为吉利。

  瓷塑一胡人牵马制型,通体施青白釉,以褐彩点缀马匹的鬃毛,人物的发髻和服拆。人物取动物比例取现实有别,较为随便,尽显创做的个性。且釉层较厚,刻划粗旷。

  剔犀本为中国漆器中的一种粉饰工艺,因其层层环抱之纹饰酷似犀牛角断面层肌理而得名。这种工艺多见于宋代漆器上,银器粉饰中也见有仿照。而能正在陶瓷粉饰上获得仿照,更显出吉州窑陶匠独具慧心的创意及工艺技巧,先施一种含铁量较高的釉料,再以含铁量分歧的淡色釉料仿饰剔犀纹饰,可谓吉州窑黑釉瓷中独树一帜的粉饰工艺。

  盏撇口,斜腹渐收,瘦底,圈脚。通体施。盌心微凸,外壁施仿玳瑁有近脚不,内壁上以剪纸贴花技法饰三菱形开光内书「金玉合座」、「早入中书」。

标签: